地区:

您的位置
首页

>

公证交流

>

公证交流

公证交流

纪念公证法颁布十周年征文——公证那些年(刘莹)


——纪念《公证法》颁布十周年随想

    

    值此《中华人民共和国公证法》颁布十周年之际,谨以此文纪念我们与公证一路偕行的那些岁月。

          一张照片

今年伊始,一张刊登在厦门晚报上的老照片让我们平淡无奇的工作泛起了阵阵涟漪。那是一张万里寻亲旧照,1996年被遗弃的女婴夏文津被一对美国夫妇收养时,在厦门市公证处门前合影。我们并不知道,那个忧伤而不失温馨的故事是否有了圆满的结局,只是这突然闯入眼帘的洋楼和牌匾勾起了厦门公证人对旧时的无限追忆。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鹭岛的公证事业便是伴着改革开放的春风从这样一座古朴别致的小洋楼起步的。时光荏苒,美丽的小洋楼早已湮没在城市变迁的轨迹中,尽管我无缘得见它的绰约风姿,但从小洋楼里走出的一代公证人,却用他们眉梢的纹路,鬓角的风霜诉说着那段云淡风轻的公证往事:最初的岁月是寄人篱下的,一群从法院系统中挑选出的青年才俊白手起家,隐忍以行,摸索着用自己的方式开启公证的命运篇章;自立门户时的艰辛不言而喻,摸爬滚打,如履薄冰,厚积薄发铺就了当代公证发展坦途;在公证改革的热潮中不落窠臼,率先脱离行政管理之藩篱,成为向事业单位过渡的先行者;终于盼到《公证法》颁布时的欢呼雀跃,各抒己见,掀起经久不衰的学习热潮;应对同行的竞争和冲击时沉着自若,扎扎实实开展业务,积极拓展服务领域;突破因循守旧的观念,与时俱进,齐心协力推进信息化建设……

更多的老照片被陆续翻了出来,彼时清瘦干练小伙成了腆着啤酒肚的大叔,雷厉风行的女汉子也已化作雍容沉稳的妇人。一帧帧照片的洗练带走他们的青春,但三十余年的积淀留给我们更多的财富:是各司其职,有条不紊,高效运转的工作局面;是团结协作,分工有序,凝聚默契的团队精神;是自信从容,信手拈来,独当一面的气魄与担当;是时刻对现状与未来充满希望及忧患的远见和胸襟……与公证偕行的那些年岁,他们轻轻拂去浮躁, 不断汲取着经验和养分,用无悔的青春演绎公证风采。

一方印鉴

我与公证事业相爱的第五年,终于迎来了爱的“结晶”—— 一方一寸见长的公证员签名印鉴。公证员签名印鉴是公证员赖以生存的工具,它盖在公证书的落款处,勾连出一份明守信约与恪尽职守的承诺。打开处里盛放公证员印鉴的百宝箱,胶质的,木质的,铜质的,常用的,新启的,退役的……在岁月的传承中无一不被打磨得光滑通透,有的缺了角,有的钝了边,同事们调侃说这是光阴烙下的最天然的“防伪标识”。

我满怀欣喜地婆娑着手中这枚“私人订制”的铜质印鉴,郑重地在公证书上第一次印上自己的名字和信仰。我几乎快要忘记自己五年前机缘巧合初入公证处时的懵懂模样,却还能忆起第一次接待咨询时的忐忑慌张,第一次制作笔录时的顾此失彼,第一次装订公证书时的手忙脚乱,那时的我仰望着公证员们从容不迫的风姿,未曾敢幻想有朝一日也能加入他们的队伍。而命运就是如此阴差阳错,五年的坚持让我从一个法律门外汉,蜕变成一名新时代的法律工作者,这期间动过另谋生计的念头,下过破釜沉舟的决心,得过千载难逢的机遇,品过失之交臂的痛楚,也尝过失而复得的甜蜜。世事因循,缘分拐了几个弯,不过是为了证明我与公证不会走散。

与公证相知相爱的五年,我收获的不仅仅是自身的修行,更有对万千世界的探索和感知:开赴城市建设的前沿阵线,见证耄耋老人的临终遗愿,感受民生保障的潺潺暖流,体味婚姻琐事的鸡毛蒜皮,领略法庭辩论的唇枪舌战,亲历保全证据的争分夺秒……徜徉在公证的海洋里,我细细摸索它的轮廓,轻轻触碰它的真谛:纵然公证并不需要太过高深的法律,却以淳朴的方式实践着对公平正义的追求。

对与公证事业的相识相知,我心怀感激,我也盼望着,盼望有一天我的印鉴上也会被时光烙刻下独一无二的印记。

一世情怀

有人说铮铮法律不需要情怀,我却认为公证情怀恰恰是对法律崇高的信仰。公证员不是官,公证也不是特权,而是一份对社会的高度责任感,是一腔为民服务的情怀。然而坚持公证情怀并不容易。所谓“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公证工作并非时时如想象中那般体面:也许忙碌了一天,没顾得上喝杯凉水;也许在服务窗口一坐,就是整整几个小时;也许为了调查核实证据,要驱车多地折返;也许你铁面无私,却不被理解;也许你的热心好意,换来的是冷眼和嘲讽;有时上山,有时下乡,有时加班到深夜。公证工作就是这样充满法与情,冷与暖,而公证人总能在冷暖之间摆正心中的天平,一如既往的任劳任怨,兢兢业业,一丝不苟。想当事人之所想,急当事人之所急就是这群公证人最朴素的写照。

公证情怀是几代公证人手中传递的火把,对法律心怀敬畏,对群众倾尽所能,对事业一往无前,对信仰执着追求。这腔刚正不屈的公证情怀让我深刻的认识到:作为诚信的倡导者我们当之无愧,作为法治的建设者我们责无旁贷,作为公信的示范者我们不敢懈怠!也正是这份无法割舍的公证情怀,过滤岁月沧桑,让公证人的生命变得充实丰满。

鹭岛公证已经走过了三十余年,公证法颁布也有十年,而我的公证生涯才不过五年,我想,我有理由期待自己能陪伴公证走过下一个五年,十年,三十年。